返回

修罗武神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千五百一十章 真相大白
   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你若杀了我,我师尊必然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魂永对楚枫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现在不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要让大家明白真相。”

    楚枫说完此话,便将目光扫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血脉之力被吸收了吧?”

    “然后魂永对你们说,那是仙洞的两位姑娘做的,你们就信以为真了?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魂永对你们说,他是你们的父亲,你们都是他生的,你们信不信?”

    楚枫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言语,是因为害怕楚枫。

    可是楚枫的这番话,却也是激怒了众人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觉得,楚枫这话根本就是在羞辱他们。

    “一群愚钝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不用脑袋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被吸收血脉之力后,身体是什么样的状况,而这魂永是什么样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仔细想一下,在他被我打伤之前,身上可有一点虚弱的模样?”

    楚枫再度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而楚枫此话一出,人们倒是陷入了思考之中。

    本来魂永倒在地上,与他们一样,看起来都很虚弱。

    可是忽然间,他就站起身来,开始引导大家,攻破这结界,然后去杀掉仙洞内的两位偷盗者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便开始全力破解结界,那个样子与先前的虚弱相比,的确反差很大。

    人们之前,都被愤怒的情绪所蛊惑,的确没有太过注意魂永的状态,可是听闻楚枫的话后,却也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修武者,你们仔细看看这结界,是真的凭借武力,就能够撼动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为何此时的结界,变得虚弱了很多,难道真的是你们联手造成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来告诉你们真相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攻势,皆是徒劳,就连魂永的攻势也是徒劳。”

    “但让这结界变得虚弱的,却也的确是魂永,不过他靠的不是武力,而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楚枫此话说完,便一把抓住魂永的手臂。

    紧接着,当着众人的便,将魂永的袖子掀起。

    此时,所有人都能够看到,在魂永的袖子中,藏着一个宝物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,魂永能够破开结界,靠的是它。”

    “而吸收你们血脉之力的,也是它。”

    楚枫拿着那个宝物对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,吸收我们血脉之力的人是魂永吗?”

    “难怪,难怪我们如此虚弱,他却生龙活虎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宝物之后,众人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别听他胡说,他在冤枉我,我怎么可能剥夺你们的血脉之力?”

    眼见形势不对,魂永便开口辩解。

    呜哇——

    然而,他话音刚落,便一大口鲜血自口中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“死不承认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承认与否,其实对我而言关系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让大家明白你的真面目,至于他们信或不信,我也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该做的做完了,接下来,你也可以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楚枫此话说完,其体内的杀意便弥漫而出。

    “别,别杀我,是我做的,都是我做的,我承认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见状,魂永赶忙求饶。

    因为他感觉到了,楚枫不是吓唬他,是真的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喔,既然承认,就把你知道的真相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也让大家知道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楚枫眯着眼睛,对魂永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和魂垒里应外合,我用宝物吸收了大家的血脉之力,再用宝物传给魂垒,目的就是想要催动这山脉下方的阵眼,去对付那两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位姑娘,根本就不是偷盗者,他们是被霸星山庄庄主欺骗到了此地,霸星山庄庄主,是想利用那两位姑娘体内的特殊力量,来淬炼霸星仙草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那两个姑娘太过厉害,竟然掌控了此处阵法的力量,霸星山庄无可奈何之下,才让我和魂永进入修炼禁地,帮助他炼化掉那两个姑娘,用她们的力量,淬炼霸星仙草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也都是被我们利用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根本就不存在偷盗者,也根本不存在活捉偷盗者。”

    “让大家进入此地,就是想要借助大家的血脉之力,去催动阵眼的力量,然后再运用阵眼的力量,去炼化那两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我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,一个字都没有隐瞒,你饶过我吧,求求你了,我不想死啊。”

    魂永一把鼻涕一把泪,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混账霸星山庄庄主,居然如此利用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错怪了那两个姑娘啊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人群之中怒意滔天,骂声连连。

    只不过知道真相的人们,咒骂的对象已经不再是月仙,而是霸星山庄,以及魂垒和魂永。

    当魂永将真相说出,楚枫倒是也不准备杀他,而是掌心握紧,噗嗤一声,将其丹田彻底捏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废其修为,让其痛苦的活着,在楚枫看来,才是更为残忍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畜生,我该说的都说了,你竟还废除我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此时魂永哭的更加惨烈,只是他躺在地上,却没有人同情于他。

    至于楚枫,当然也不会同情他。

    敢动苏柔和苏美动杀念,这就是他要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这气息?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?”

    可忽然,楚枫神色一动,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,正在靠近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